山川相繆

活着跟死了没区别x高二长弧,时不时诈尸吓人。

我规劝那些欧洲人


你厕纸买一斤打折吗我要十斤QaQQQQ

情人节快乐!!!!

今天也要愉快地辣狗!!!(bu

别骂它,像素还小它会哭:(

快,快给我个鬼使黑,我要艹


被鬼使白殴打)

深夜狂赶作业然后开始摸鱼……我还没写完……

是cd2封面那套,我,不会勾线的。我很坚强。

[bm大哭][bm大哭]

【狗黑晴】关键词创作ver.


       *我尽力了,写不好对不起ಥ_ಥ

       *这对讲真没有认真研究过角色,谁叫既没有大狗子又打不过黑晴明

       *ooc,短小,私设有

       *写文真的难产xxx我只是个画手何苦为难自己(被打)










        现实压力

           今天大天狗的黑晴明大人也是满口大义,而身为头号迷弟的大天狗自然是为了自己偶像四处吹笛搞事。

           俗话说得好,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他们,并没有,很多钱,来支持天天游说四处奔走的费用。哦,黑晴明和大天狗不约而同地给了你一个黄豆微笑。

           什么?你说让三尾学大江山那位出去色诱?哦那你自己去面对她的红颜怒发吧,走得过三招我叫你爸爸。你说雪女可以去做刨冰筹钱?你是不是没有看见那个被冻成冰雕的源博雅?有辣鸡恩爱狗啊,我要做恩爱狗雪糕没空理你。你说大天狗?大天狗据说自告奋勇提出过,但被黑晴明一口回绝。为什么?因为他一脸痴汉地说,啊既然是为了大义怎么可以不带上黑晴明大人呢,大人不重的就坐我怀里,把膝弯挂在我左胳膊上上半身搁我右胳膊上。哦对了,飞的时候风大,大人记得勾住我的脖子把脸埋到我颈子后面,没风。

            老哥,稳。我不禁为这位壮士捏了一把狗毛,对,就他背后那对翅膀上的。

             那你很棒棒哦,说罢黑晴明笑着给了大天狗一个缚。今天的黑晴明也在为钱财而烦恼,这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压力唷。



        亲吻

           他们第一次接吻,是从爱宕山出来转移到黑夜山的时候,黑晴明轻快地跳出背负一片黑色天空的大妖怀里,回身想要夸一夸对方。因为回身的幅度而被带起的黑色发丝有几根落进了微张的嘴唇,因为擦碰而微微凹陷,黑晴明甚至能感受到对方因为长时间暴露在空气中干燥褶皱的纹路。这个吻短暂、意外又美丽。

            第二个吻是在一个晚上,因为那些用来做苦工的小妖需要大天狗一刻不停地驱笛驭使,就算是名震一方的大妖也有些吃不消,不眠不休地坚持了三日才休息一下。黑夜山的晚上恬静而危机四伏,不时有夜鸟穿过树林和叶片碰撞发出沙沙声。黑晴明脚步很轻地走着,一小步一小步挪到了大天狗休息的和室,门是开着的他走了进去跪坐在沉眠的银发妖怪旁边。比晴明更加苍白细瘦冰凉的手指划过男人的脸,从额角到眉心再从眼睑到耳廓,最后是唇角。卸去妆容的黑晴明目光复杂,终是俯下身在疲惫的妖怪额头印下一吻。

           现在黑晴明败了,他狼狈地逃了出来,但令他欣慰的是,大天狗也逃了出来,他没有抛弃他。他们还有时间,还有的是时间来考虑下一次,下一次亲吻。




        打破平静的日常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天狗在战斗胜利之后会回头朝黑晴明笑一笑,而黑晴明也会多分一些心思出来留意大天狗。大天狗会不顾自己安危为对方挡刀,黑晴明则对他多一些放纵。一切都很正常,但又不正常,莫名的习惯和情愫在平淡到索然无味的生活中发酵蓄积能量,等待着呼啸而出的那一天。

           也许是哪一场战斗之后,也许是哪一次沐浴之后,黑晴明在等,大天狗也在等。这样荒唐又让人上瘾的日子一天一天地慢慢从日历上爬过,半死不活地呻吟出声似乎在等着谁去拉一把。

            终于在一个清晨,黑晴明和大天狗从一张床上醒来的时候,双方先是为宿醉造成的头痛而皱眉,在发现两人坦诚相待和双方身上不可明说的暧昧痕迹之后,这平静的脆弱得像是陶瓷的生活被彻底打碎。

【妖琴师×食发鬼】关键词创作ver.

        *对不起我写了刀子,我该死

        *私设蛮多的就是瞎编故事xx

        *ooc有,短小




         噩梦

          现在是初春,风还没暖透,吹过白纸糊的窗子还会发出呜呜的像猫头鹰一样的叫喊。妖琴师把背弯成镰刀一样的弧度,冷汗沁透了他的单衣,银色的发丝粘连到一起黏糊糊地贴在脸上,他又做噩梦了。

          梦里,火红的光把村庄、水井、琴铺,那个人的房子吞噬,灼热的火舌一点点地舔舐着那人的面庞,可他是在笑着的,自己眼中的泪水因为高温被蒸干整个人像被烤脆的木头。那么的无力,救不了,在笑着的人。

          妖琴师还记得,那个人有一对象牙白的小角,末端还有点微微的红,他赶紧补充。哦对,他可宝贝自己那头长长的能拖到地上的头发了,会把一部分散到身前大概到腰腹的位置吧,他暗暗比划着。还有那对骨刺,摸上去凉凉的很舒服,有些尴尬地搓了搓手他害羞地红了耳尖。

          一位农妇啪嗒啪嗒地踏着碎步跑了进来,刷地拉开了门,走近跪坐在妖琴师旁边。没事的没事的,只是噩梦而已,不要怕。她这么哄骗着。妖琴师戴着指套的手指把脸包裹住。

           只是噩梦而已。




        好久不见

          从黑晴明被打败狼狈地逃出了黑夜山之后,那些被大天狗笛声所驱使的妖怪也恢复了自由,食发鬼也在其列。

          “啊呀,真是的,脏死了……”

          恢复自由的食发鬼看着自己磨损的指甲和碰擦上尘土的头发,不满地敲了敲烟杆。

          “喂,你没事吧?”

          食发鬼闻声抬头,看到那个一身雪白的妖怪。他征愣地眨了眨眼,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捏着嗓子指着他大叫了起来,

          “哦!是你!那个和晴明大人有着相同发色的妖怪!”

          妖琴师有点尴尬,过去这么久他也没变性子啊。他轻咳一声问了问对方的情况后,向他抛出了橄榄枝。他问他,愿意做晴明的式神吗?

          最后当然是在食发鬼的欢呼雀跃声中签下契约,有着水蓝色独角的妖怪朝他点了点头,在他的注视下只说了一句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好久不见,以后多指教啦前辈!

          好。

          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单箭头

          全寮的人都以为是食发鬼单恋妖琴师,妖琴师当着那朵高岭之花。

          然而现实总是喜欢笑着摸摸你的脸然后给你一个大嘴巴子告诉你你是个傻逼你错了。

          事实呢?妖琴师单恋着食发鬼,日日坐在庭院里弹着大家普遍都听不懂的高雅情歌,而暗恋对象则天天窝在石桌边趴在阴阳师身上晴明长晴明短。而且最气的是,自己弹情歌吧那人听懂了还一脸调侃地说你个高岭之花也有今天嘛啧啧啧。

          科科,高岭之花变成路边野花了,你怎么不敢来采?还有,我不屑于听你啧啧,我只想啧啧你的嘴巴。

          今天的妖琴师也在院子里大弹情歌。

      *【高亮】鬼使白黑!!!!
                         鬼使白黑!!!!
                         鬼使白黑!!!!

      *第一次写这种xx不太适应

      *我不会开车,我还要还债,对不起,写的不好

      *难吃的腿肉


















旧情复燃


          黑羽拽住男人银白色的发丝死死往后拉扯,换来腹部的一个力道极大的膝击和更加用力地拖拽。

          “……操!”

          两人跌跌撞撞地滚到床边,黑羽上半身倒到只铺了一层薄薄的白色床单的木板床上,坚硬的木制棱角顶得他脊椎生疼,更何况他身上还压着一个成年男性。

          月白压在对方身上,一手制住男人的双手,一手威胁性地虚扣住掩在黑发下因为性♂欲往外微微沁出汗液而变得粘黏的脖颈。他感受着喉结在自己掌下上下轻微的移动,黑羽的眼睛深处透露出来的恐惧与无奈让他更加兴奋,他知道他不会拒绝。

         “哥哥……”

          月白猛地掐紧了黑羽的脖颈,抬起上身松开制住对方的手,捻起一缕挂在他嘴角的发丝。黑羽因为缺氧而胡乱的扣抓着月白的双手,然而看上去纤细的食指却像深深盘踞在地下的榕树根,狠狠地缠住了他。

          “我们总会在一起的。”

          黑羽模模糊糊地听到头发断裂的声音。




共同的爱好

          “呃……啊!”

          鬼使黑浑身的肌肉像一张绷紧的弓,汗液顺着腰线向下身滑去。因为情♂欲全身的皮肤染上了生气,来不及咽下的津液顺着嘴角滴下,眼尾衔着没来得及蓄满眼眶的泪,晕开的红色胭脂被男人用大拇指抹开蹭在嘴唇上,像是游街的妓♂子用来魅惑人的把戏。

           浑身轻颤着,口齿不清地说着求饶的话,换来更凶狠地疼爱。鬼使白看着男人向后扬起的头和露出的柔软的脖颈,勾了勾嘴角,虽然这并不是什么该笑的场合。他抬起手安抚性地摸了摸对方的头,把粘在脸上的发丝收拢成一缕挂到鬼使黑耳后。

          “看来我们都很喜欢这么做。”



似曾相识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鬼使黑有时候会跟鬼使白念叨自己偶尔去人类私塾偷偷听来的词句。虽然不懂其中的意思,倒也念得有模有样。鬼使白有时会解释一下意思,对方也只是敷衍地点点头然后转移到其他的有关过去的话题上去。鬼使黑以为鬼使白喜欢这个,为了能多一点机会和弟弟交流感情,一来二去也就成了习惯。这天鬼使黑刚摇头晃脑地念了句“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鬼使白问他晓不晓得下一句,他讪笑着挠挠头,说着自己哪有弟弟懂得多云云,然后又绕到了有关生前的事上。

            鬼使白无奈地摇了摇头,拿起一个茶盏,茶杯里的一方小小水面随着动作荡起波纹,最终归于平静。看着鬼使黑滔滔不绝地模样,他不禁有些好笑,真当他什么都不知道?那天的饼明明是自己拿的,这天的馒头他明明一口都没吃,还有那天……

            鬼使白勾起了嘴角,抿了口凉透的茶水,他太高兴了,即使那花早已谢了,不还是有去年来过的燕子吗?*

ps“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是词人晏殊感叹一切必然要消逝的美好事物都无法阻止其消逝,但消逝的同时仍然有美好事物的再现,生活不会因消逝而变得一片虚无。

1p我和我两个同学的作品[黄豆微笑]

【高亮】2p白黑自主避雷!!!!!
                3p姿势有参考!!!!!

剩下的画风比较迷xxx(不其实是1p的画风比较迷xx)

啊,最后那个是小小黑的成年版,不是白哥哥不是白哥哥不是白哥哥

分享一对情头ԅ(¯ㅂ¯ԅ)

后面那个8不要在意啦xx

画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可爱和帅气₍₍ (̨̡ ‾᷄ᗣ‾᷅ )̧̢ ₎₎